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不列颠之主 > 367.我大英自有国情在此

天命帝?
  这个帝字传出北海之后,受到许多地方的贵族讥笑,
  尤其在南法地区,一些贵族老爷酒后,朝着北方说,一群熊披上人皮,带上礼冠,就想学人唱歌说话。
  狗吉儿天命?
  哈哈哈。
  大英定化外四夷,自比天朝的事传开,
  各种鄙视链也生成。
  查理曼分布在中南欧的后系子孙们,对这个新邻居满是鄙视。
  皇帝只有一个,加洛林家族之人才配拥有。
  更远处的人,则将奥兰当成一个大军阀。
  很能打,但充斥野蛮气味。
  跟那些汗臭维京人有啥区别?
  盎萨七国并立多年,瞬间就剩两个国家?
  远方之人看来,大英只是一个松散的贵族军事联合政权,趁着维京分裂取得力量,
  迟早要完!
  他们更害怕拉格纳的子血们卷土重来。
  不过天朝这两字传开后,有的天主诸侯很喜欢。
  “天使的国度“,他们如此理解。
  也开始用上天朝这词。
  所谓的年号也很新奇。
  而且听说奥兰睡女人还要翻牌子!
  讲究。
  讨论大英的人,随着北海船只南下,开始越来越多。
  纸张,印刷工艺,行会制,羊毛品,新教教义,这些是北方输送到南方四样五要东西。
  随着丹麦维京的龙船,刻印奥兰名字跟图案的英(鹰)镑,来到东欧斯拉夫民族手上。
  东欧刚刚兴起的留里克,也给奥兰发来一封信。
  希望两国友情,能够直至世界尽头那日。
  留里克?
  蛮夷!
  斯拉夫人过来的信使,进入北海的白鹰港岸想要上交信件时,
  得到需要向北方君临位置的鹰主,进行云跪礼之要求。
  信仰不同,新教徒却要东欧人下跪。
  不管接触几次,对这些非加洛林体系的蛮夷,
  本地骑士只有那一句:我大英自有国情在此。
  留里克的人不欢而去,而这些都是丹麦维京人从中作梗。
  贸易必须经过自己,怎么可以直接去找鹰主。
  近乎统一的不列颠加上汉萨同盟,这一个新贸易网,开始跟法兰克在北海的贸易势力争夺主流。
  南方的种子,改良农具,精铁,战马,丝。
  是奥兰想取得的重要物资。
  有这些,他才能够将势力拉大到北法一带。
  大英上紧发条。
  一代人想干两代事。
  宰执们再次发布统计户口命令,鼓励生育,以土地为奖励,将拓土野心,从小开始培养。
  奥兰对手下各节帅的命令只有向外征服。
  所有的好处君王与贵族一起共享,激发他们士气。
  所有人都取用本土名字,拜天主,拜奥兰,文化信仰全都要相同。
  正月中,征伐大军分两路发出,一路从爱尔兰开始扫荡,一路从伦敦围杀飞蛇。
  奥兰的军力已经胜过飞蛇,加上采用的还是不计损失的战术,不接受战后投降,
  不原谅曾经对抗的领主。
  越来越多的边境领主害怕,偷偷倒戈奥兰。
  他们忘记飞蛇曾经的恩,只怕鹰刀会砍在自己头上。
  天命帝元年二月中,王太子爱德华被飞蛇一方的贵族,架在十字架上,燃烧火把,
  熊熊烈火逼退了第一次伦敦之围。
  火焰把爱德华的背部烧烂,血水四起。
  刚才还被当成人球的他,此刻又被医师全力抢救。
  疼的流出泪水的爱德华,对所谓大英,只有痛恨。
  他开始发各种噩梦,梦中,温柔的母亲在,会轻轻拍自己背部。
  这时,爱德华往往醒来,且泪流满面。
  父亲救不回自己,岳父又不敢杀自己。
  身边就剩下克雷多--昆桑的长子。
  两个孩子相依为命。
  克雷多也受到各种欺辱。
  飞蛇方的贵族少年们,看父辈惨死,便来到他们关押的房间外,各种辱骂,
  甚至把克雷多拖出去,对不到十岁的他,用各种成人刑罚。
  孩子还小,还不懂事。
  这八个字不适用于战火纷飞的时代。
  孩子还小,所以伤人不知轻重,往往更狠。
  火焰在克雷多身上,也留下深刻烙印。
  他们把克雷多的腿打折,逼着他吞用最污秽的牲畜排泄之物。
  爱德华无能为力,他的手拍打木板,打到关节都差点突出,甚至用头去撞门。
  每当大英攻击的消息传来,他的心脏就猛烈跳动。
  这夜,已经面临精神崩溃的爱德华,告诉守在身边的克雷多。
  “我好累,我曾觉着领主断人生死,居高望下,是很好的人生,母亲死时我还小,这几年,我们被飞蛇一方的人关押着,
  我看到好多眼睛,充满恨意盯着我们,我们走路会被人从背后偷袭,喝汤可能下了毒药,面包内可能藏着钉子,就算回去又怎么样?
  这么多弟弟,以后还会更多,他们会认为我抢了他们的位子,
  他们年岁稍大后就会扯我后腿,因为国王只有一个,

  父亲就是一头种马,牲口,他把身上的血分出去,
  让女人疯狂,让弟弟们大后成为他的统治工具,
  你信吗,如果有天合乎利益,他连儿子们的妻妾情人都可以睡。
  他不喜欢我母亲,也许喜欢过,但他最爱自己,
  这样的人冷漠可怕,血都是冰凉的。“
  这些话克雷多没想过,听的害怕。
  “您不能这么说陛下,我父亲说过,陛下是神,您是神之子。“
  “我去他狗屁的神,神是瞎的,如果有主,圣城就不会沦陷,如果有灵,这世间就没有哭声,如果正义长存,那维京人就不会骚扰北海五十年,盎撒贵族们跟狗一样交贡金。
  人很好被操弄欺骗,要等一个好领主,只要会骗人,会画饼,会推卸责任,会篡改史书。
  如果明天他们再把我们拉上城头,我想跳下去,这样,我就可以去见母亲了。“
  “您......“,克雷多愣住。
  “我死去,你可能会被愤怒的飞蛇士兵撕成碎片,所以我会找机会挣脱,威胁他们放过你后,才跳下去。“
  克雷多哭起来,他害怕,他想起母亲的怀抱。
  他被少年们欺负没哭,但这一刻,死亡的阴影真正笼罩,他真的感觉活不了。
  最后,他边哭边擦干泪道:“死亡之地,什么样子呢?“
  “天堂跟冥府二选一吧。“
  “我会拉住您的灵魂的,阁下。“
  “对不起,我没法救你,如果只能去冥府,换我保护你,我来当你的骑士。“
  两个孩子最后都哭的不成人样,边哭边拉勾。
  爱德华对这位伙伴,做了一个骑士跪礼,克雷多也回一个。
  此刻,他们是真正的兄弟,不分贵贱。
  唯有死亡,分隔你我友情!

(https://www.mbaoge.cc/33383_33383957/4600233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