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相之王 > 第八百二十七章 争锋

原本热闹的金殿,在此时陡然安静下来,在场的诸多宾客皆是目不斜视,但心头却是暗道一声终于来了。

        毕竟秦莲与李太玄,澹台岚之间的恩怨,当年可是惊动了整个天元神州,那时候,两座天王级势力,甚至险些爆发冲突。

        而这种级别的势力真要摩擦起来,恐怕整个天元神州都会为之震动。

        只不过好在双方还有所克制,最终是以李太玄,澹台岚远离天元神州而落幕,可如今近二十年过去了,李太玄,澹台岚虽还未曾归来,但却是将一个儿子,送回了龙牙脉。

        此次秦莲会前来龙血山脉祝寿,恐怕更多的原因,也是想要见见这个李太玄,澹台岚的儿子。

        只不过,那个名为李洛的少年,虽然爹娘皆是不在此,但最有份量的爷爷李惊蛰却是在场,而且此前为了迎回这个流落在外的孙子,李惊蛰已经放过话,当年的恩怨止于上一辈,所以若是这秦莲试图以大欺小来压制李洛的话,恐怕此时坐在上位的李惊蛰是不会容许她放肆的。

        在这陡然安静的气氛中,李洛已是神色平静的站起身来,冲着秦莲道:“李洛见过秦莲殿主。”

        金殿内,不少目光也是在暗中打量过来,显然对于这位从外神州归来的李太玄,澹台岚之子,他们也是有几分的好奇。

        毕竟,当年的李太玄,澹台岚在天元神州风头实在太盛,如今在场的不少封侯强者都是那个年代所崛起,所以他们都明白那一男一女所带来的压迫感。

        而这两位,生下来的儿子,不惹人好奇那才是有些奇怪。

        他们打量着李洛,微微点头,嗯,这副模样倒真是不差,从外貌气质来说,有那两人当年的风采,不过这相力波动,仅仅只是大煞宫境,倒是弱势了许多。

        毕竟同辈的那些天骄,如今最差也是煞体境,李洛这个大煞宫境,属实是有些不够看,那外神州,果真天地能量较内神州要差上许多。

        秦莲目光凌冽如刀子般的盯着李洛,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洛的模样,几乎一眼就能够看见李太玄与澹台岚的影子,这令得她眼神愈发的冰寒,那两人给她的印象,实在是深刻到即便是死亡都难以忘记。

        “李太玄,澹台岚呢?这么多年不见,他们还活着吗?”秦莲寒声问道。

        “我爹娘当然还活着,不仅活着,还活得如神仙眷侣,感情恩爱,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你情我浓。”李洛微笑着道。

        金殿内,不少人神色古怪,这李洛年龄不大,但阴阳怪气的本事,倒是很有火候。

        毕竟谁不知道当年秦莲与李太玄之间的故事,如今李洛这着重强调李太玄与澹台岚的感情,这简直就是伤口上洒剧毒。

        正如众人所料,秦莲的脸色直接是铁青起来,声音冰寒彻骨:“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李太玄,澹台岚就教了你这些东西吗?”

        “我不明白秦莲殿主的意思,我只是在说我爹娘感情好而已。”李洛露出无辜的笑容。

        秦莲眼中煞气升起。

        “秦莲殿主,你身为长辈,却对一个晚辈咄咄逼人,言语尖锐,我觉得论起教养,你可能才是最需要回去好好学一学的。”而就在此时,金殿中,传来了一道冷漠而饱含着威压的声音。

        众人望去,正是龙牙脉脉首李惊蛰开口了。

        秦莲脸色变了变。

        李惊蛰目光转向那秦知命,淡淡的道:“秦宫主,你也该好好管教一下了。”

        身为秦天王一脉,六大神宫宫主的秦知命闻言,淡笑道:“惊蛰脉首反应过度了,秦莲她只是询问一下而已,也并没有以势压人。”

        李惊蛰深邃的眼瞳中有寒光浮现,冷声道:“当年之事,当年已经有了结果,本座此前已经说了,谁敢以大欺小来对付李洛,那就休怪我龙牙脉不客气了。”

        秦知命眼瞳中的雷火在此时仿佛跳动得愈发剧烈了,他声音也变得冷硬起来:“惊蛰脉首好大的脾气。”

        两名王级强者饱含着冰寒的目光对碰在一起,这一瞬,这方天地的天地能量都是剧烈的躁动起来,风暴凭空于金殿上空成形,连虚空都开始呈现破碎的迹象。

        甚至于连天色,都变得昏暗了。

        金殿其他宾客皆是一惊,倒是没想到这两位王级强者突然的对峙了起来。

        不过也就是在此时,那主位上的龙血脉脉首李天玑面色微沉,他袖袍一挥,有一股磅礴浩瀚的威压从天而降,将那上空的能量风暴直接压碎。

        同时伴随着他的目光扫过,李惊蛰与秦知命气势对撞所产生的波动皆是被尽数的抚平下来。

        “两位,今日是老夫大寿之日,没必要坏了气氛吧?”李天玑沉声道,似有怒意。

        李惊蛰与秦知命闻言,这才将体内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缓缓的收敛起来。

        只不过经此一闹,原本热闹的气氛倒是稍微冷了一些。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李天王一脉的龙牙脉与秦天王一脉的雷火神宫一系,即便是时隔多年,关系依旧冷如寒冰,想来若非是有双方其他派系压制,说不得这两派早就已经爆发了大战。

        李天玑见状,为了缓和气氛,便是笑道:“今日有万宾来我龙血山,其他争斗不合时宜,不过倒是可以让诸位见一见我李天王一脉这一代的年轻俊杰。”

        “正巧今日是“玄黄龙气池”开启的时日,就让他们给诸位献丑展示一下吧。”

        为了将气氛缓和回来,李天玑显然是打算提前开启“玄黄龙气池”了。

        金殿内外,诸多宾客闻言,也是有了兴趣。

        李洛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来了,若非是等着这一遭,这破宴会一点都不值得待下去。

        一旁的其他大旗首,也是面露欣喜,摩拳擦掌。

        而就在此时,秦莲则是看向了李天玑,道:“天玑脉首,听闻李天王一脉的“玄黄龙气池”是不可多得的机缘,今日恰逢盛会,小女也有心与贵脉的年轻俊杰切磋交流,所以不知道贵脉是否愿意让小女也来混一混,权当是为天玑脉首献礼了。”

        此言一出,李天王一脉这边诸多大旗首皆是一惊,这秦莲竟然想让秦漪也来参与玄黄龙气池?

        如此一来,岂不是又多一个强力竞争者?

        李洛眉头也是一皱,那秦漪的实力极强,真九品水相不可小觑,如果她要参与,恐怕就是冲着金龙柱而去的。

        而且这之间,说不得还会针对他。

        毕竟刚才他言语间,可没给这秦莲半点面子,她如今让秦漪来参战,指不定就是为了对付他。

        “玄黄龙气池是我李天王一脉的独属机缘,还从未有外人参与的先例。”就在此时,李惊蛰淡淡开口。

        秦莲淡笑道:“惊蛰脉首是担心小女参与后,龙牙脉此次会空手而回吗?”

        那秦知命也是笑了一声,看向李天玑,问道:“天玑脉首总不会觉得是我秦天王一脉觊觎你们这玄黄龙气池吧?若是如此,等下一次我们秦天王一脉的“九岳地气”开启时,也邀请你们李天王一脉的年轻俊杰来试试。”

        李天玑微微沉吟,这秦知命,秦莲如此执意,恐怕是想要在这诸多宾客之前,让那秦漪显露本事,压一压李天王一脉的年轻天骄,这样的事情,这么多年间,双方都已经做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不过既然秦知命都开了口,甚至还以“九岳地气”作为交换,那他这边在这种场合下,的确是有些难以推拒。

        毕竟此次秦知命能够来龙血山脉,也是他这边竭力邀请的缘故。

        于是他最终点点头,笑道:“也罢,早就听闻秦漪的九品水相,今日大宴,倒是可以让我们见识一番。”

        这话落下,在场众多宾客皆是提起了精神,有了那秦漪的加入,这“玄黄龙气池”,倒是更加的有了一些看头。

        (本章完)

(https://www.mbaoge.cc/33_33501/68864274.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