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四合院:傻柱的人生模拟器 > 第209章 徐慧芝跟蔡全无?(求订阅!)

厂里这边,赵建设告诉了保卫处所有兄弟。

        大家开始一致决定,抽签!

        狼多肉少,也只能看天意了。

        虽然厂里明年招工,但去车间可不一定保证能成为正式工人。

        但要是跟着何雨柱在后勤,肯定能成为正式工人。

        因为何雨柱从不亏待自己人,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别小看这个临时工的身份,虽然不如车间工人有荣誉感,但福利实打实的比车间工人多。

        在车间你需要跟着老师傅去学习技术,如果学不好,那么对不起,考试晋级失败,请你离开轧钢厂!

        因为就算是大家大业的轧钢厂,也不养闲人。

        但你在后勤,何雨柱一句话,你转正就十拿九稳,而且要是分配到食堂,不仅工作轻松,隐形的福利也有你一份。

        既然是抽签,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抽到的欢天喜地,因为家里多了一个人有工作,有收入,自然是能够改善家里生活条件。

        说句不好听的,顿顿棒子面都能吃饱了,如果家里人口少的,两盒面的馒头随便造。

        或者更少的,小两口,白面馒头也能吃得上!

        既然是抽签,就看天意了。

        抽不到的,虽然沮丧,但不会妒忌。

        毕竟他们都得到消息,明年开年轧钢厂还会招普工。

        到时候给人事科的聊表心意,自家人还是能够入场的,至于其他,就各凭本事竞争了。

        赵建设媳妇:“建设,你跟处长讲一讲,我也想进轧钢厂。”

        “好是好,但这我也张不开口啊!”

        赵建设一脸为难。

        “建设,谁不知道你是处长的心腹,这点事他肯定帮你办,。”

        赵建设点头:“话什么没错!”

        “可是我抹不开面子。”

        “我就是个老大粗,有处长提携,我才有今天,因为这点事儿,你让我找处长我这脸往哪放,而且你去轧钢厂,背后会有人说闲话的!”

        “我现在工资不低,养家足够了。”

        赵建设媳妇:“你啊,犟种。”

        “我就是去厂里,哪怕是个临时工,是不是也能多赚一份钱?”

        “咱们现在上有老,马上还下有小,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赵建设:“这样吧,我不跟处长讲,看看凭我的面子,能不能办成这事!”

        赵建设媳妇喜道:“肯定能成。”

        “都知道你是何处长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事儿啊,准成!”

        赵建设;“你想去车间?”

        他媳妇翻了个白眼:“你忍心看我去车间干活?”

        “我要去后勤!”

        赵建设为难了,你要是想去后勤,我还要跟科长讲啊。

        “我想去跟着养猪!”

        “啥?”

        赵建设急了:“你是我媳妇,你去养猪,你······”

        “别觉得丢面子,我要是能去养猪,到时候肯定能成为正式工,”

        “到时候我再去食堂,往后咱们家吃饭就能省下来不少钱!”

        赵建设不满嘟囔着:“要我说,你的工作就不应该给你兄弟!”

        “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家,我让他接班,你娶我一分彩礼钱没花,还得了嫁妆。”

        赵建设无奈:“行,等我见到了处长,我就跟他讲。”

        “咚咚咚·····”

        赵建设:“我去看看是谁敲门。”

        “大海?”

        “老赵。”

        “先进来。”

        “不了,有点事,咱们外面聊。”

        俩人蹲在地上:“老赵,有个事,你给我拿个主意!”

        赵建设:“什么事儿?”

        大海叹道:“哎。”

        “还不是这次工作的事儿,闹得!”

        “我家那口子,非要进厂,可我也没抽到进厂的签啊!”

        “老赵,要不,我去找处长,让他开个后门?”

        赵建设······

        “哎,我媳妇也跟我闹呢,也想让处长给开后门。”

        俩人愁的不断抽烟,很快脚底下好几个烟头了。

        “红旗,你咋来了?”

        “你不会也是因为工作的事儿吧?”

        三个人因为一件事凑在一起。

        “要我说,别想了,大不了抹开脸跟处长求个情,这点事儿对处长来说,就不叫事儿、”

        乡下。

        “柱子,喝酒!”

        “唉,喝。”

        秦二林:;反正明天没什么事儿,喝多了也不怕!

        秦淮茹很贴心的伺候何雨柱,不断给他夹菜。

        “雨水,吃鱼。”

        秦淮茹把鱼刺给挑出去,就差喂到何雨水的嘴边了。

        何雨水:“我晚上要跟京茹一起睡。”

        秦淮茹:“那好,咱们一起去西屋。”

        秦淮茹的嫂子:“我去给你们把火炕点着!”

        秦望山看媳妇不在了,偷偷跟秦淮茹,小声道:“淮茹,借我点钱!”

        秦淮茹不解:“你要钱干嘛?”

        “再说,缺钱找我嫂子啊!”

        秦望山尴尬道:“要是能要出来,我就不跟你张嘴了。”

        秦淮茹:“你跟着七叔打猎,应该没少赚吧?”

        “我嫂子也不至于,这么抠门,不给你零花钱吧?”

        秦望山:“那不能,你嫂子挺好的。”

        “就是我最近点背,看牌输了不少。”

        “你借我点,我去翻本。”

        秦淮茹明白了,这是跟村里人看牌输了。

        冬天猫冬,没有农活。

        喝酒打牌就成了大家冬天的娱乐活动。

        秦淮茹:“输就输了,你就当长记性了。”

        “哥,我跟你讲,十赌九输,你挣点钱不容易,可不能染上赌博的恶习!”

        “你不想你儿子以后进城,不想他有出息了?”

        “你得攒钱了,以后得供养小侄子读书,进城读书······”

        秦淮茹一顿大道理,声音自然也没刻意压制。

        何雨柱想了想:“望山,吃点,喝点,不算毛病!”

        “哪怕,就是好色,喜欢女人,也不算。”

        “但要是染上赌,可不行!”

        “城里好人都是因为赌倾家荡产,卖儿卖女。”

        “你听淮茹的,你得攒钱,你儿子将来读书需要钱,京城读书更需要钱,要是想留在城里,得娶城里媳妇吧?”

        “还要买房吧?”

        “这些都要钱,你要是想让你的下一代,有出息,现在就要一分钱,掰成八瓣花。”

        “你这样想,将来你儿子有出息了,吃了皇粮,你们家就不是农民了,而是城里人了。”

        何雨柱起身,假装去上厕所。

        从系统兑换出来几瓶好酒。

        “呐,这是我准备送礼的酒,这些都给你,无聊了就在家喝两盅,喝完倒头就睡。”

        “这不比出去看牌,打牌有意思多了。、”

        秦望山:“这不行,你给我了,你送礼怎么办?”

        何雨柱笑道:“我家里还有,你就别替我担心了。”

        秦二林:“柱子,要我说你就带着雨水,过完年再回城。”

        何雨柱:“厂里离不开我,过年也要有人值班的!”

        <div  class="contentadv">        “我上面有厂长,副厂长,还有书记,这些人都不值班,不就落在我身上了?”

        秦家人对于何雨柱,又是一顿恭惟。

        “柱子,进城真的没希望?”

        “咱们家花钱,不让你搭人情!”

        何雨柱看了看秦淮茹,秦淮茹摇头。

        表示,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家里人会这么讲。

        何雨柱:“不是没希望。”

        “是不想让你们的钱,打水漂!”

        “厂里招工,只要舍得送礼,就能进厂!”

        秦二林,秦三林,秦望山等人都激动的看着他。

        “我们送啊,我们舍得送。”

        何雨柱:“你们高兴的太早了!”

        “进厂里,不意味着,就能留下,想留下是有标准,有要求的!”

        “进车间当学徒,你得拜师,找老师傅带你学技术。”

        “咱就说,没文化根本就学不会,最低要求初小,或者高小,不然你看不懂数据,图纸,刻度,怎么学啊?”

        “当了一段时间学徒,厂里考核,不通过,就被开除!”

        “这不是浪费钱么!”

        “要不我怎么一直说,让孩子读书,读书,知识改变命运。”

        “不说别人,就说我,我一个厨子都读过初中!”

        秦家人:“你不是领导么,到时候你一句话的事儿、”

        何雨柱:“别,这不可能!”

        “这是要我犯错误啊,要是因为这么点事儿,到时候被人告到领导面前,我这处长还当不当了?”

        “还不得被人以徇私枉法给撸下来啊!”

        “对了,城里正风风火火就的办扫盲班,你们乡下没办吗?”

        “办啊,咋不办呢。”

        “每天会集中大家读报纸·····”

        这····算了。

        何雨柱知道,有些事情到了下面就变样了。

        教大家读报,有啥用,你得教大家识字啊!

        还真是自己糊弄自己啊!

        后半夜,秦淮茹伺候何雨柱在西屋眯了一会儿。

        徐慧珍这边,堂妹一脸羡艳的看着她。

        “姐,你在城里生活真好。”

        “你明年就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到时候找个城里的对象。”

        徐慧芝:“你帮我介绍吗?”

        徐慧珍:“好,我帮你介绍。”

        徐慧珍想到了蔡全无,虽然人长得丑,但踏实肯干,是个老实人。

        “慧芝,这是给你家的,你拿回去。”

        “但别跟人讲我回来了,我就在家里陪我娘过个年,过完年我就回城了。”

        “让我叔婶千万别说漏嘴了。”

        “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回来了。,”

        徐慧芝不理解:“姐,为啥啊。”

        “你现在风光了····”

        徐慧珍:“听我的没错!”

        堂妹走后,徐慧珍:“娘,你跟我进城吧,我能养得起你。”

        徐母:“不去,我在乡下还能种地,养活自己。”

        “再说,我去了,你男人也不一定愿意。”

        “不过,等你们有了孩子,我可以去给你们带孩子!”

        徐慧珍想到何雨柱,笃定道:“他不会在意的。”

        “哪也不去,你别劝我了。”

        “你带回来这么多东西,足够我慢慢吃上一段时间了,等到新粮下来,我也不至于挨饿了。”

        徐慧珍:“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让人给你捎点东西回来。、”

        “村里人要是问我,你就说我在城里工作,至于其他的都别说。”

        “还有,您不愿意建新房,但这房子开春得收拾一下了,不然外面下大雨,屋子里下小雨。”

        徐母这次没拒绝她的好意。

        天亮,何雨柱就喊醒了妹妹。

        兄妹俩开车返城。

        大年二十九,厂里明天就放假了。

        何雨柱拎着准备的礼物,依旧挨家挨户的提前拜早年。

        领导过年都忙,谁家没有三五亲朋好友啊,你要是赶在人家忙的时候去拜年,那就是不懂生了。

        大领导家,傅老家,因为他们两家住在一起,何雨柱一勺烩。

        杨厂长,李副厂长,马书记,周副厂长。

        孙洪生,人事科的······

        何雨柱只要有交情的,都送。

        就算职位不如自己,何雨柱也不吝啬。

        什么是交情?

        这就是交情,交情都是慢慢处出来的。

        自然,他每年也会收到人家的回礼,这个过程就是这样。

        忙活完,回到厂里,何雨柱给保卫处的正副科长,三个队长一起开了个会。

        “叫你们来没别的意思、”

        “新春佳节,保卫处的工作也不轻松,一定要安排好值班的人!”

        建设跟大海对视一眼。

        “我们俩亲自值班!”

        何雨柱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大年三十值班,你们俩初一初二,初三就复工了。”

        宋文康似乎学会了变通。

        “处长,我主动要求值班!”

        何雨柱笑了。

        这宋文康终于开窍了。

        宋文康这种人认真工作的人,不应该被埋没,见他做出改变,何雨柱还是很开心的!

        “那好,有了你们三个,我就不用值班了、”

        “不过咱们都是住在厂家属区的,有什么事儿就去我家找我。”

        “还有,今年谁也不许去我家送东西。”

        “兄弟们赚点钱不容易,上有老下有下的,都要养家糊口。”

        “再说,你们看我家缺东西吗?”

        “我工资挺高的,弟兄们的心意我领了。”

        “还有,老赵今天你代表保卫处,去看望之前牺牲的那个兄弟家里,物资去找孙副主任要。”

        何雨柱安排了保卫处的工作,朝外面喊道:“张红燕。”

        “处长!”

        “通知食堂主任来我这里一趟。”

        很快温志杰来了。

        “主任。”

        “过年期间,食堂放假但保卫处值班的饭菜要安排好。”

        温志杰:“我让几个食堂轮流出人,每天都来给保卫处的兄弟做饭?”

        何雨柱摸着下巴:“这样,还跟往年一样,年三十给他们准备冻饺子,让他们自己煮着吃。初一初二吃馒头。”

        “饭菜准备好,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大过年的让谁来厂里?”

        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不愿意。

        温志杰:“成,我这就去安排!”

        看了看时间,也快下班了,何雨柱准备出去露露脸。

        “许大茂,你这风风火火,出啥事了?”

        “柱哥,我去乡下放电影了,才回来。”

        “我先去找我们科长,等会找你啊!”

        最近一段时间可是把许大茂累屁了。

(https://www.mbaoge.cc/38558_38558742/1162922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