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我在圣裁审判所升级加点 > 第549章 549我没见过这么青春的

第549章  549.我没见过这么青春的……

    罗伊德这便跟上未来岳父的脚步,去见见他请来的专家,薇娅本来也想跟着去的,却被她爹以安全为由,要求呆在房间里。

    薇娅没办法,只好眼巴巴的送着他俩出门,还在不停的挥着手,感觉就像是目送丈夫上前线的新婚小妻子似的……

    这一路走着,罗伊德都记不得穿过多少条游廊和多少个花园了,倒是没怎么说话,只是不停的左顾右盼,然后暗自皱着眉头。

    结果就这点细微的反应,都被未来岳父给敏锐的捕捉到了,便开口问道:

    “怎么了?不喜欢家里的风景?”

    他竟是直接用的‘家里’这个词,而不是‘我们家’什么的……

    罗伊德挠了挠头,很是含蓄的解释道:

    “倒也不是,风景自然是极好的,就是稍微有点大,不过……”

    “不过什么?气氛很压抑?像是个牢笼?”

    “呃……”

    罗伊德有些欲言又止,连忙在心里补上了没好意思说出口的话: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表示……

    “实际上我也没想到你今天会突然登门,而且还不走正门……不然我或许会考虑让人调整一下仪轨的强度。”

    未来岳父又没好气的解释道。

    罗伊德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口问道:

    “嘶……这里的仪轨实在是太多了,有必要如此严密吗?”

    未来岳父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表示:

    “于我个人来说当然是认为没有必要的,我也觉得这样做会让气氛变得凝重且压抑,但我们家的情况,薇娅应该也跟你说过一些了,比较的复杂……那我作为领袖,就不得不考虑得更多一些。”

    罗伊德则是连忙奉上一句恭维:

    “这倒也是……但话说回来,这么大规模大范围的仪轨,开销肯定也不菲,一般人想用都还没得用呢。”

    “得了吧,凡人之中的财富,对你而言恐怕是根本看不上眼吧?何况这些东西的成本,其实也没太大开销……不知道薇娅跟你说过没有,我们家对外的主要业务就是私人安保、园艺设计、艺术装修这方面的。”

    “这個……她倒是没怎么说过,实际上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她很少提及家里的情况,说什么不想给我太大的压力。”

    “唉……女儿果然是给别人养的……”

    “咳咳……对了,这一路走过来,怎么都没见家里其他人啊?”

    “都被勒令呆在自己房间里,这是来自安全顾问团的建议……就在你过来之前,有两个不听话的小家伙擅自出了门,结果一个从三楼滚到了地下室,摔得头破血流;另一个则是掉进了这口湖里,差点连命都没了……”

    “这确实是有点危险……”

    “还有更多情况,你一会跟顾问团的人仔细聊聊吧。”

    这对翁婿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路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总算是来到了‘公园’的中心位置——

    一片精致幽静的小湖边。

    未来岳父之前就是从这里赶去薇娅住的那栋小别墅的,也就是有着这足够长的路程和时间,才给了罗伊德一亲芳泽的机会。

    所以罗伊德本来还想着顺手帮忙布置个空间通道,方便交通来着,就权当是女婿上门的礼物好了,结果转念一想,为了方便自己以后扒拉院墙,今天就还是先算了吧……

    在这小湖边上,孤零零的竖着一栋像是钓鱼小屋的小房子,未来岳父就带着罗伊德走了进去,再以特定频率敲击着墙壁上的特定位置,然后便看见木制结构的地板发出一阵金属摩擦和齿轮运转的声音,向着左右延展变化,露出来一截向下的楼梯。

    罗伊德看得一愣一愣的,连忙问道:

    “这是……家族密室?我能进去吗?”

    “那不然我带你过来干什么?”

    未来岳父没好气的反问道,带着他走了进去。

    罗伊德本以为这下面会是那种昏暗潮湿的‘末日避难所’画风,却居然是‘海底世界’画风?就仿佛是来到了水族馆,走在水底的一条透明通道里,还能看见鱼和螃蟹在身边窜来窜的。

    穿过这截透明通道,便来到一栋湖底的三层小楼里边上,外面的画风看着像是某种神秘的研究所一般,结果走进去了,却是一副正经的俱乐部风格,与罗伊德加入的那所有些相似。

    “在阻绝窥探这方面,水要比伱们那些超凡者的手段更加可靠一些。”

    未来岳父解释了一句。

    “这个确实……即使用灵感去窥探,有了液体的阻隔,也很容易造成模糊和失真。”

    罗伊德点了点头,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但一般人可玩不了你这么奢侈和花哨,居然在湖底建一座超凡俱乐部……

    说着,他又望向了‘俱乐部’的大厅。

    这里已经被整得乱糟糟的,堆放着各种仪器,仪表,指示灯,十几号人分成两波,一波在操作各种仪器,像是在收集某种读数;另一波则是在大声讨论着什么。

    其中有一位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看着比较德高望重的样子,在注意到罗伊德翁婿靠近过来后,当即有些恼火的说道:

    “勋爵!你刚才跑什么地方去了?不是特别提醒过你了吗?现在你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招来未知的危险,怎么能背着我们悄悄逃出去呢?”

    未来岳父被这番质问搞得也是有点尴尬,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惭愧,但马上就发挥出作为没落贵族的固有天赋,自顾自的说道:

    “诸位,这是我女儿的朋友,来自密兹卡托克的罗伊德。”

    此话一出,那些原本还在操控仪器,或是正在讨论的人,都纷纷停了下来,然后齐刷刷的扭头望向了罗伊德。

    这些人眼神各异,有好奇,有惊讶,有羡慕,有疑惑,甚至还有同情和戏谑?

    虽然未来岳父的发言比较含蓄,只说是‘女儿的朋友’,但如果真的只是朋友,怎么可能被带到这个地方来?

    所以并不需要把话说得太直白,别人也都知道罗伊德跟薇娅是个什么关系了。

    倒是那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显然是更加在意‘来自密兹卡托克’这个说法,望向罗伊德的第一眼,就是他的衣领,显然是比较懂行的。

    只不过罗伊德今天出门两趟,都是各种意义上的回自己家,那自然没必要带什么领夹和奖章,对面的老者肯定就什么都没找见了。

    不过他倒也没说什么,可能是看罗伊德确实还很年轻,长得也够好看,就还是赞许式的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是密兹卡托克的学子,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那自然是没问题的,过来吧。”

    既然对方很友善,罗伊德肯定也就很礼貌的主动自我介绍道:

    “很高兴认识您~我叫罗伊德。”

    顺便也发动了【探查】,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成色。

    好家伙,三项属性都是‘??’了,只有【灵感】低了点,只有2500多点,肯定是八阶的级别。

    但位阶却不是璀璨之城最常见的【否决】,反而是【律令】系的?

    这不由得给罗伊德上了波小小的强度,有这种级别的大佬坐镇,都没能解决问题,看来是真的很棘手。

    对面的老者还在继续说道:

    “你叫我老约克就行,就是城外约克镇的那个约克,我跟你的岳……哦不,我跟你的兰德叔叔是老相识了,同时也是看着薇娅那小丫头长大的,目前他家里的异常情况,由我全权负责。”

    未来岳父见两人已经搭上了线,就不再当什么指挥内行的外行了,这便安静的退去了一旁,随便找了张沙发坐下,然后开始不停的揉着脸,在双手的遮掩下,脸上也终于露出了掩饰许久的疲惫。

    他身上的压力还是有点大的,只是在未来女婿面前没有表现出来,一直强绷着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罗伊德这边,也是跳过了例行寒暄,那个老约克指了指四周的仪器,很直接的问道:

    “见过这些吗?”

    “嗯……”

    罗伊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仔细端详了一番之后才回答道:

    “只见过类似的,这些应该是监控、遥控仪轨用的吧?”

    他其实想说自己见过更高端更先进的,学院里多的是这类玩意,尤其是那个不靠谱的托雷多教授那里,赚去的‘帕鲁’负责的都是这类设备。

    只是眼前这种‘青春’版的,还真没见过……

    “是的,主要是监控用的设备,你既然认识,那倒是可以节约点力气……简单说下进展吧,目前我们确实捕捉到了一点东西,可能与兰德家的诡异意外有关,但暂时还无法进行辨识,你要不要试试看?”

    老约克说着,又指了指场间最大号的那坨仪器,上面装着几个五颜六色的粗大试管,像是彩虹似的,内里的各种彩色液体时不时上下沸腾一下,然后下面的机器就会吐出一条电报一样的细长纸带。

    纸带上有一些打出来的孔洞,看着像是具备某种含义,但是在旁边负责记录的一位学者却是看得直挠头,只能把孔洞的分布给记了下来。

    注意到罗伊德靠近过来后,那学者还很主动把手中的记录本递了过来,又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知道你们密兹卡托克的人会如何解读这种……信号?还是说频率?”

    罗伊德接了过来,大致翻了翻,结果是一头雾水。

    不知道是这些记录本身就不具备解读的可能,还是说仪器实在是有点过分‘青春’了,反正他在学院里,真没接触过这样的记录。

    像空间系的类似设备,都是直接把数据记录在光幕上,各种读数一目了然的。

    稍微差一点的托雷多那边,也就是光幕少了点,但该有的波形、读数、树状图啥的也不会缺,还不至于落到需要数洞洞的地步。

    脑子里的《真实之书》也没啥反应,面板更是安静得一动不动,于是罗伊德也没逞强,很坦率的摇了摇头,答道:

    “抱歉,我也不太看得懂。”

    “这……好吧……这次事件确实比较神秘和棘手,我们为了破译这些信号,都折腾了好些天了。”

    那位学者难免有些失望的说着,又指了指旁边另一波负责讨论的人,简单介绍了一下:

    “在场的有来自圣眷庭的学者,有密码学专家,有神秘学的前沿人物……再加上来自密兹卡托克的你,结果都没有什么有效的结论……”

    这时,旁边的讨论组里有人听见了这边的话,当即没好气的说道:

    “所以我依旧坚持我前面的判断,这些信号就是毫无意义的,它也许就是一些很自然的反应,也许就是机器的胡乱运转……所以我真的难以理解,你们为什么会都盯着这些洞不放?”

    这番话,很自然的在讨论组里引来了反对意见:

    “可除了这些异常信号之外,我们再没有其他发现了,何况这些信号从昨天开始,就出现了明显的增强,同时也变得更频繁了,正好对应着昨晚到今早出现的意外,所以我们才认为这是有意义的,是我们能找到的唯一方向。”

    “那又如何?就算你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没人能解读,不是吗?连密兹卡托克来的人都无可奈何,那我们的坚持自然也就毫无意义……”

    “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密兹卡托克是这世间最神秘的学府,他们肯定有能力解决,只不过……薇娅小姐的朋友还很年轻,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别争了别争了,还是继续来验证我前面提出的那个思路吧……有时候我也是不懂你们,为什么会对一个不问世事的学术机构总是抱以那么高的期望?”

    “是的,大家都务实一些吧。”

    罗伊德听着这番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的争吵,一时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没有急着发言,而是仔细想了想,然后才开口问道:

    “你们……听没听说过一种危险度10的全新魔物?”

    (本章完)

(https://www.mbaoge.cc/39856_39856260/46792461.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