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凌太太,吾定不负湘思意 > 第328章 冷暴力才是最伤人的

凌思寒挂了电话,两人相对无言的回到了家。
  他一路上没有说话,以为余湘会主动跟他坦白什么,谁知她也一路沉默不语。
  本来就沉着脸的他,此刻似乎心情更加的糟糕,脸色更加的阴沉。
  余湘发现了他这一点,她几次想要和他说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张姨见他们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先生,太太,正巧,饭菜我都热好了,你们快吃吧!”
  凌思寒脱好了外套,给她拿去挂好:“嗯,你去忙吧,不用守在这里。”
  张姨挂好他们的衣服就去忙了,又剩下气氛沉闷的两人。
  凌思寒没心情吃,于是他留下一句:“我忙点事,你去吃饭吧!”就往书房去了。
  余湘卷着手指,见他心情不好还关心着自己吃饭的问题,就叫住他:“这么晚了没吃饭,先吃了再去忙行吗?”
  男人冷俊的脸缓和了一些,他顿下的脚步回头,走到餐桌旁坐下。
  他为余湘盛了一碗饭,在余湘坐下前放到她面前。
  他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汤,默默地喝了一口后,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他把汤喝完,放下筷子说:“我饱了,我去忙了。”
  余湘低头吃饭,轻应了一声:“嗯。”
  凌思寒站起身,看了一眼余湘后转身去了书房。
  剩下的余湘面对好多好吃的菜,竟然也没有了胃口,只是扒拉几下后就吃不下了。
  她把傍晚买的礼物放好,给员工拨了一批款过年会后,就去洗了澡。
  洗完澡后她做了一会护肤,就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沉香手串发呆。
  想想她今天和凌思寒开始很开心的,后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就因为慕雨馨那通电话,两个人之间好像都有在意着什么,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隔阂。
  纸是包不住火的,余湘知道凌思寒生气了,他可能在怨她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父亲撞的人是他哥哥,却没有跟他坦白过,而是选择了隐瞒。
  她知道凌思寒心里最内疚的人就是他哥哥,现在发现杀人犯的女儿竟然隐瞒事实和他结了婚,对他来说那会是怎样的讽刺。
  余湘思虑再三,她在乎他,她不想两个人因为误会这样冷战下去。
  她要去跟凌思寒坦白,只要她说出来了,凌思寒最后怎么选择就交给他。
  反正自己努力过了,结果如何自己都能承受。
  凌思寒一进书房就从裤袋里掏出余湘送给他的领带夹。
  这种领带夹他有的是,这个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他连盒带东西一起丢到了垃圾桶。
  他还想脱掉手上的沉香手串,结果想到当时余湘开心的样子就推了回去了。
  凌思寒叫黎森查一下当年车祸的具体情况和人物关系名字。
  黎森带着疑虑的声音传过来:“总裁,老爷子不是不给再查这件事了嘛,你现在又......”
  凌思寒冷森的声音给黎森一种压迫感:“你就查肇事者和余湘是什么关系就行了。”
  其实这事已经过了这么久,他再查也没有什么用,想到这,觉得自己前面还真就被慕雨馨的话给带进去了。
  慕雨馨的目的那么明显,他当时因为哥哥的事一下让他失去思考的理智了。
  那个人只是余湘的养父,跟余湘本人有什么关系,余湘在这件事上就是无辜的。
  他爱的是余湘,两人风风雨雨都过来了,自己怎么可以在这种事上给她压力而冷落她呢。
  他娶了她,就说过不能让她再难过的,可前面自己都对她做了什么!
  冷暴力才是最伤人的,她现在是不是心里很难过呢?
  男人忽然内疚起来,他给了自己一巴掌。
  凌思寒想通了一切之后,决定出去跟余湘说清楚。
  他刚要去书房门口捡起垃圾桶里的东西时候,手机就响了。
  他眉心微拧,看了手机来电的人,屏幕上显示着秦浩霖三个字。
  这货很少打电话给他,现在晚上打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他接起了电话。
  “喂,浩霖,什么事?”
  那边嘈杂的声音让秦浩霖听不清凌思寒此刻的声音情绪,他大声说道:“你来金鼎,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余湘就是在秦浩霖大声说话的时候敲着书房门,没人应就自个进来了。
  只见凌思寒背对着她在里面窗口边接着电话。
  她想走过去时发现了垃圾桶里的东西,竟然是自己送给凌思寒的领带夹盒子。
  她脸色一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凌思寒扔了她送给他的东西。
  他不知道她之前为了找人制作这个领带夹找了多少地方。
  他不知道领带夹底部还藏着什么意义。
  本来打算回家当作甜蜜的事来告诉他的,结果......
  他却因为别人的话问也不问清楚就把自己送给他的东西直接扔掉。
  余湘心里的委屈涌上心头,她眸子里漾着水雾,什么也不想说的离开了书房。
  凌思寒好像听到什么动静就转身过来,对着话筒说:“什么东西还要我亲自过去拿?”

  对面秦浩霖继续大声说:“我要结婚了,给你们发请柬,快来,大家都在了。”
  这个家伙竟然要结婚了,他和陈可欣的感情发展得倒是挺快。
  “等我一会,处理点事情就过去。”
  凌思寒答应后就挂了电话,人往垃圾桶那里走去,捡起了领带夹盒子,放在了书桌上就出了书房。
  他想着这个点余湘应该洗好澡躺着了,进了卧室,他被眼前的一幕干傻眼了。
  只见余湘在收拾这着行李,还收拾好了,正在拉着行李箱的拉链。
  男人愣住,随即上去拉着她的手不让动,声音微颤:“你这是干什么?”
  余湘被他钳住手,动弹不了,眸底里强忍着泪水:“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分开冷静一下,我知道你有事想问我,但是你没有开口问,你却用了冷暴力,甚至还......算了,不说了,松手,我现在不想待在这里。”
  凌思寒见她不说自己的问题,反而怪他没有问出来。
  他冷哼一声,面色也变冷起来:“你既然知道我想问什么,你就不能主动交代出来吗?你有没有想过我对我哥的事很敏感,我前面是失去了理智,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我爱你,我过来是想和你说清楚的,你收拾东西要离开是什么意思?”
  “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放手!”余湘用力甩开他的手,拉好了拉链,就拉着行李箱出了房间。
  凌思寒紧握住拳头,看着她离开脸黑成了锅底。

(https://www.mbaoge.cc/46064_46064802/4679268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