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十一年佳期如梦 > 第188章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我有很多的无奈,无奈里都是悲哀。
  悲哀里保持着我的爱,我的爱里都是纯白。
  我有很多的纯白,纯白里住着我的等待。
  我的等待里是我的爱,我的爱里全是尘埃。
  尘埃里阳光重来,重来里是雨季不再来。
  不再来的是青春的徘徊,徘徊里把记忆深埋。
  深埋心底的浓墨重彩,浓墨重彩里葬着我的无奈。
  夜航的飞机平稳的在平流层里飞行,脚下是云朵,头顶是无边无际的天空。
  宇宙广袤,星球与尘埃遍布。
  星辰宏大,人类渺小。
  飞机上小小的天地里,有人沉睡,有人苏醒。
  有人欢喜,有人悲伤。
  世间的人永远是各怀心事,因为大家都有各自不同的人生。
  长途的飞机,大家都很安静,似乎都是悄无声息。
  潘晚晚也睡了一会儿,但是她这会儿醒了。
  她的睡眠很浅,一个是因为习惯,一个是因为,这架飞机上有沈珏。
  有多久没见到沈珏本人了呢,像这样近距离的正面相见来说的话,应该是三年。
  三年零一天。
  一千多天。
  因为从那一日以后,沈珏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在那里了。
  第二天,她也顺势休息了,后来没多久就辞职了。
  其实,那晚虽然她惹了祸,但是沈珏还是给她留了面子。
  沈珏做事情分情况,她虽然骚扰了沈珏,但是并没有惹出来太大的麻烦,所以沈珏也没有过分的去为难他。
  霍家沈家的家教,是点到为止,不能因为自己有特殊的身份,就去对别人赶尽杀绝。
  一个是没必要,另外就是,很多人都不容易。
  自己发个脾气轻而易举,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可能造成的打击就是致命的。
  所以沈珏做事情,向来贯会深思熟虑,也从来滴水不漏。
  何况,潘晚音的情况,马周心里也有点数。
  加上她像一棵摇钱树一样,给会所创造了不少效益,所以,她的领导并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只说让她认清楚现实,不要去痴心妄想,不要肖想根本不可能的人和事儿,而搭上自己,还丢脸。
  后来,在那里待久了,她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她受够了。
  那件事情后来的第二个月,当她从别人的一句话里,终于大致弄清楚了沈珏的身份以后,就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沈珏对她,会会那么的不屑了。
  不屑一顾。
  这一生,他们注定是天上地下,永远不会在一条线上的人。
  各方面都不对等,也差的太多了。
  她以为他像其他客人一样,是个欢场找乐子的花花公子。
  他有钱,有颜,很对她的胃口。
  于是她不惜奋力一搏,拿出了自己的矜持与脸面,去赌一把。
  可惜,她赌输了。
  又或者,她从来都没有任何能赢的筹码。
  她所认为的美貌,身材,气质。
  在普通男人眼里,是优点,是欲望,是钩子。
  她见惯了各种男人对她的欲望,就以为沈珏也会这样。
  可惜她想错了。
  她所以为的优点,在沈珏眼里,什么都不是。
  更何况,她这样的身份,拿什么去高攀呢。
  更何况,沈珏洁身自好,一点缝隙都不给别人留。
  后来,她也知道,沈珏一直都是不会出入娱乐场所的人,他那天出现在那里,是个意外。
  当然,后来的沈珏,再也不会出现在任何的娱乐性场所了,他把她们,视为瘟神一样。
  她心里苦啊,却也只能放下。
  她有什么资格妄想呢,她没有资格。
  是什么时候喜欢沈珏的呢,是三年多前,她刚刚入行的时候。
  那时候,她二十一岁。
  因为学历不高,身无长技,长得又漂亮,做了一段时间的酒店前台和商场售货员后,因为觉得工资低还辛苦,还被一些客人揩油说骚话,她受不了就辞职了。
  但是她家里没什么钱,她自己也没什么存款,不能坐吃山空,家里还等着她拿钱回去。
  于是,在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对方就拐弯抹角的,介绍她去会所工作。
  她一开始是拒绝的,她是个心性清高的人,不想沾染这种工作,更不想去陌生男人面前搔首弄姿。
  她觉得恶心。
  朋友没多劝,只说:你认真想想吧,别着急。毕竟,你这么好的条件,可别浪费了。多少人想进去,都进不去呢。
  对啊,她多好的条件。
  她身高高,身材好,皮肤白。
  从她有记忆开始,就有很多人说过她长得可爱,漂亮。
  后来青春期开始发育,又有人递情书给她。
  她不想早恋,只想认真读书。
  可是,她在读书方面,真的没什么天赋。
  她觉得读书辛苦,所以成绩也很勉强。
  后来,她的父母就干脆让她早早的出去上班挣钱了,家里还有弟弟等着养活呢。
  可是,她能做的工作虽然多,但工资都不太高。
  期间,有不少人都抛来橄榄枝。

  不过她不傻,知道这些人想干嘛。
  她觉得,上天给了自己美貌,可不是让自己拿来浪费的,她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和人品,利益最大化。
  那天,朋友走后,她自己一个人回到出租屋里,听着音乐,想着事情。
  从她十八岁出来工作的时候,就有人让她去过,并且一再强调是正规的,就是给客人端茶倒水而已,但是她对于这一类的,略有耳闻,当然不太相信,在这样的声色场所里,还能够保持绝对的纯洁。
  那一年二十岁的她,因为实在是觉得,做之前那样普通的工作,挣钱太少太辛苦了,就开始陷入了纠结。
  因为对方所说的工资很高,一个月抵她之前三四个月的工资。
  甚至还许诺说,就她这么好的条件,万一钓个金龟婿就更有可能了。
  金钱是一个无底的诱惑,让她一直坚持的初心,开始摇摆。
  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父亲生病住院,需要一大笔钱,可是她家里条件实在是差,借遍了所有的亲戚,依然是杯水车薪。
  那段时间,她决定豁出去了,放手一搏。
  不过,她事先也打听清楚了,也和那边说好了,绝对不做任何不正经的事儿。
  她有她的人品和底线,她有她的目标和坚持。
  后来,因为她太漂亮,又用很快的速度学会了泡茶弹琴,虽然只学了点皮毛,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配上高档的衣服和香水,吸引人,自然是很快的。
  毕竟,在无底线的男人眼里,美女总是有无限的吸引力。
  最开始的工作,和她想的差不多,没有什么岔子。
  但是因为客人会喝酒,而且无底线的男人又多。
  所以后来,客人里就有不断的动手动脚的,也有提出给她钱,让她跟他们走的。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但是她知道,有些话根本不能信。
  这样的工作做了五个月,她需要的钱有了,也把她父亲的病给治好了。
  可是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习惯了这一行,习惯了这种工作,习惯了纸醉金迷。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没办法回到正常的生活轨迹,不能再接受从前贫穷且目光短浅井底之蛙般的自己。
  于是,就给自己的后路做打算。
  她做了五个月,确实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儿,始终保持着自己内心的那份纯洁,她希望自己有美好的未来,和美好的爱情。
  人就是这样,能享福的多,能吃苦的少。
  她一边厌弃自己,一边又告诉自己,我是被迫的,我是为了爸爸,我是纯洁的。
  在陆续来的客人里,她不断的在给自己寻找后路,希望能遇到一个有钱又深情的真命天子。
  当然,这个后路不仅要有钱,还要对她好,还要帅。
  她什么都想占着,最后也不断的劝解自己,实在不行,占着两样也好,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得有钱。
  她想,还是钱最重要,深情算个屁。
  她吃过没钱的苦,所以心思一直在摇摆。
  那段时间,她在一个白天去喝咖啡消遣,遇见了同样在那里买甜品的沈珏。
  沈珏只是路过而已,因为付瑶白那天也在,就摘掉口罩顺口聊了几句。
  潘晚音只一眼,就喜欢上了沈珏,她符合自己所有的想象。
  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一定是很有钱。
  她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已经慢慢学会了察言观色,和识别有钱人的这些能力。
  好巧不巧,她在会所里的一个客人,据她所知的很有钱的一个老总也带着助理过来了,两个人对沈珏毕恭毕敬的说着话。
  她在不远处,一边喝着咖啡,一边不动声色。
  结果,时机很巧,半个月后,经理说今晚预订的客户很重要,大家都要小心伺候。
  很多姐妹都期待了起来,结果那一晚,那个包间什么人都没叫,只要了酒水,让大家也都挺失望的。
  她本来都没放在心上,因为她都不知道,来的会是谁。
  可是那晚,当她看见沈珏带着保镖下了车的时候,她的心开始砰砰的直跳。
  于是…她决定放手一搏。
  没想到…
  想到这里,她苦涩的笑了。
  她知道,自己当年就不应该存着这种痴心妄想。
  他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
  …
  飞机上的夜,灯被关了以后,一片黑暗。
  黑暗的像她曾经崩溃的爱情的心绪。
  …
  让人情绪崩溃,其实很容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点,一针见血就可以了。
  吴馨的妈,名字叫做郭美丽。
  人长得确实是很美丽,但是空有其表,也很蠢。
  那一年,郭美丽和张婷宜一起,在饭店走廊里骂了林芷几句后。
  林芷很生气,就厉声警告:你们两个,放尊重点。
  郭美丽不屑的笑了,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翁倩道:贱人,居然还带着一个死瘸子。
  林芷自己被骂,其实已经很气了,没想到,还因此连累到了翁倩。

  她恨郁闷,更气了,就骂道:你踏马的傻逼吧。
  翁倩因为天生残疾,所以被人背地里叫死瘸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都习惯了,也并不在意。
  她看这两个女人这么嚣张,就觉得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于是她就准备息事宁人,说道:算了,别理她们了,说不清楚的。
  这时候,林芷的保镖也过来了。
  林芷不想连累翁倩,也想着息事宁人算了,就准备走了。
  那几天,林芷因为被吴馨挑衅,就也多留心了一下,出门特意带了保镖,但是她和翁倩吃饭,想有些自己的空间,还有就是,她并不想让翁倩知道她带保镖这件事儿,就觉得挺摆谱的,所以也不好让保镖在旁边陪着,她也就给两个保镖开了单独的包间,四个人各吃各的。
  她们吃完出来,刚准备问保镖吃好了吗,没想到就冤家路窄的撞上了郭美丽。
  紧接着就撞上了张婷宜。
  郭美丽和张婷宜骂林芷的那几句,只不过持续了不到半分钟而已。
  林芷的两个保镖,一男一女,不仅长得人高马大,衣服袖子里还藏着棍子。
  林芷想息事宁人,可是郭美丽哪里肯。
  她见林芷要走,还带着保镖,就狠狠地,拉着她的胳膊说:贱人,你别怂啊,怂什么啊,你不是跟牛逼,嘴巴也很厉害吗,要不让我见识见识呗,见识贱人贱成什么样子,傻逼。
  林芷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带着无限的恨意。
  郭美丽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嚣张惯了,就毫不畏惧的说:哎呀,贱人还这么的能摆谱,还带两个保镖,以为谁没带似的,谁怕谁啊。
  林芷笑了,面带讥讽:你才是贱人,可不要把你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
  只见郭美丽打了个电话,她的两个男保镖也进来了。
  她长相很艳丽,倒是一张原生态的脸,不过因为年纪上来了,所以脸上的妆也很厚。
  美丽的脸带着狰狞的表情,看起来让人憎恶。
  林芷继续笑了:人啊,可千万不要太嚣张,否则,后果可能不太理想。
  张婷宜见状,就给自己的闺蜜撑腰,骂道:小贱人嘴巴还挺贱。
  林芷的女保镖说道:关你个假胸什么事儿。
  翁倩憋着笑,林芷看着张婷宜大冬天还露着事业线,就笑了:也不知道身上什么是真的,说别人贱人,怕自己才是真正的贱人吧,就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习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因为吵架声音太大,已经引起了包间里面一些人的注意。
  郭美丽气势汹汹,并不认怂:我看你就长了一副贱人相,面相尖酸刻薄不要脸的那种。
  林芷扶了一下眼镜框,讽刺道:你这么会看相,怎么不给看看自己,给自己看几百个亿出来,省得你费劲心机的从一个陪酒女爬床上位了,就忘了从前。你呀,可千万别忘记了,你最初的身份。
  林芷在吴馨拐弯抹角的的怼自己和韦易的时候,就把吴馨,给查了个底掉儿。
  她未雨绸缪,觉得吴馨这种人,肯定不容易善罢甘休,所以她决定知己知彼,这样好百战百胜。
  郭美丽被刺激了,一起被刺激了的,还有同样是小三的张婷宜。
  郭美丽至少上位了,可是她没有,她还是小三,还要摇尾乞怜。
  于是,郭美丽上来就要打林芷,只见林芷把翁倩推到后面,一个巴掌上去,就把郭美丽的脸扇红了。
  与此同时,林芷的保镖制服了郭美丽的两个保镖,还报了警。
  最后,闹到那边后,文燕晨一个电话,就把林芷放走了。
  吴涛接了电话电话,还特意去接了人。
  林芷带着翁倩先出去的,吴涛下车的时候,与林芷刚好打了个照面,他虽然没看清楚脸,但是觉得林芷气质很好。
  沈珏一边心疼林芷和翁倩,一边笑了“我老婆果然勇猛。”
  林芷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好笑“就这,他们当时还没有善罢甘休呢,后来还惹出那么多事儿,真是不够聪明,我能比他们先出去,就比他们人脉硬,他们一家四口都是傻逼。”
  “吴家确实很傻逼,所以后来才引来墙倒众人推的。”沈珏想起吴波,摇了摇头。
  “而且特别搞笑的是,吴涛在家里还说,林芷那个贱人长得还不错,结果,郭美丽一顿闹,吴馨也是把我一顿骂。”这么多年过去,林芷想起这件事情,依然还是决定搞笑。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就拥抱着睡了。
  黑夜的飞机跨越一万公里的距离,自由的翱翔。
  她耳机里是《望故》:
  世俗沉沦  谁的眼神
  蔓延了几分
  月落无痕  相思不肯
  为我而容身
  不见你心画情分
  弹指回眸  那一瞬
  赌我一厢情愿换余生
  再看飘花又袭来一春
  难料你愿做薄情的人
  梦醒后回神
  早该了却这欢恨
  看这荒唐不休的一生
  敢问谁又能独善其身
  再回门  已是曲中人
  一颦一笑  落定了终身
  一字一句  谈何为爱恨
  阡陌纵横  原来是我
  错付了情深
  尘缘尘去  细雨落纷纷
  若有他人  夺闯你心门
  留不住恨  不敢寻问
  只敢怨林深
  再看飘花又袭来一春
  难料你愿做薄情的人
  再回门  已是曲中人
  一颦一笑  落定了终身
  一字一句  谈何为爱恨
  阡陌纵横  原来是我
  错付了情深
  尘缘尘去  细雨落纷纷
  若有他人  夺闯你心门
  留不住恨  不敢寻问
  只敢怨林深
  一颦一笑  落定了终身
  一字一句  谈何为爱恨
  阡陌纵横  原来是我
  错付了情深
  十个小时的飞行,中途偶尔有气流颠簸,但是一路安稳。
  从黑夜出发,于黑夜到达。
  飞机抵达泰格尔机场,黑夜中的地面,因为灯光的照射,看起来自然明亮。
  当飞机平稳的落在地面上的时候,林芷开心的笑了起来。

(https://www.mbaoge.cc/55271_55271650/46792825.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