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天南的局势

「家里一切都好,翠儿她们的修为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婉兮,早在数年前便已经修炼到结丹后期巅峰境界,若非云芝妹妹出事,她此刻怕是已经……」

        「至于修行界,你不在的这些年中,整个天南尚算稳定,太大的事情不多。倒是有一点,便是九国盟的魏姐姐,她已经突破至元婴后期境界……」

        「突破了?」听到魏雨柔竟然到达了元婴后期,墨居仁顿时怔了一下,不过却只是瞬间便回过神来。

        对方昔日拜入"血狱天尊"门下,所得到的好处不要太多。

        不只是融合了后者一生的灵血精华,使得自身的暗伤得以恢复如初,本身的资质也进一步提升;更为关键的是,得到了完整版本的《天血圣经》,修行之路彻底畅通,实力突飞猛进倒也不足为奇。

        「魏雨柔突破,九国盟便同时拥有了两名后期大修士,对于整个天南的格局影响不小啊!」收回思绪,墨居仁呵呵一笑,同时更直接看向不远处的叶熙月,果然听到此话,后者顿时冷哼一声,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的确影响不小,当日消息传出时,几乎轰动了整个天南修行界。」了情微微点头,话锋却忽然一转,

        「倒是有一点很奇怪,当时我们几人都曾特意去祝贺过,却私下里听得魏姐姐特意说起,她之所以能够突破,都是因为夫君的帮助。」

        「我?算是吧。」墨居仁呵呵一笑,倒也没有否认,果然此话一出,众女甚至包括韩立尽都忍不住露出好奇之色。

        正想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在此时,忽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很快,数道熟悉的身影便先后走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萧翠儿,林莺儿,燕婉兮等等几女,仿佛约好了似得,一同赶过来了。

        「师父,您终于回来了!」

        「拜见师公……」

        「大师兄……」

        「……」

        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也使得大厅中变得越发热闹起来,尤其听闻此刻正有一位前辈在救治师娘,几女顿时越发激动了。

        这几年中,不只是了情,叶熙月等等长辈们忧心忡忡,她们这些做后辈的又何尝不是?一颗心根本静不下来,甚至连自身的修行都有些耽搁了。

        幸好的是,师父终于及时赶了回来,并且表明师娘没有大碍,几女也悬起数年的心方才终于放下。

        墨居仁仔细打量了一番几女,果然如了情所言,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萧翠儿与林莺儿都已经达到结丹中期巅峰,而燕婉兮则是后来居上,达到了后期巅峰境界,就是最后入门的云雀,此刻也已经修炼到筑基中期巅峰,可惜此女的资质只是中等,何时才能结丹还是未知数。

        不过既然已经拜入他的门下,即便资质差也无妨的,毕竟再差还能差的过韩立?只要资源足够,未来也终将会有一番成就。

        墨居仁再次看向燕婉兮,神色忽然变得凝重,相比于其他几个小弟子,这丫头的修行速度要快出太多了。

        眼下的对方也不过两百多岁,便已经达到假婴境界,并且若非数年前云芝出问题,对方怕是同样已经开始突破。

        这就存在一个相同的问题,这丫头会不会和云芝一样,因为心境不足而导致失败?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即便其修行资质比云芝要高,但也只是在修行初期效果最好,越往后,资质的优势也将大大减弱。

        例如天灵根修士,结丹期都不存在瓶颈,但到了元婴期,资质的增益已经不多,最终突破失败,生死道消者不在少数。

        这也是修行界的铁律,世间修士的数量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但

        真正能够结丹,乃至于踏入元婴期者寥寥无几,说是万中无一也毫不为过。

        作为师父,他自然是尽一切可能的提供帮助,甚至早在当初离开之前便已将包括九曲灵参丹在内的一些辅助丹药都赠予了对方。

        但这一切终究都只是外力,最终能否顺利凝结元婴,还是要靠自身。

        云芝便是最好的例子,自己为其做了那么多的准备,结果还不是出了岔子?

        「丫头过来,让师公检查一下。」墨居仁直接向着燕婉兮招了招手,后者倒也没有迟疑,立刻行至近前。

        一番详细的检查过后,墨居仁收回了手掌,随即变得沉默下来。

        燕婉兮修行的正是他的主修功法《冰魄玄功》,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法力方面,极为精纯。

        理论上而言,现在已经完全具备了突破的条件。

        但事情不能只看一面,尤其是突破元婴期,对于修士的心境要求极高,甚至比法力方面要更加苛刻,也更加凶险。

        没有人可以做到心境完美无瑕,燕婉兮也不例外,尤其对方童年的遭遇,使得其性格变得冷漠而偏激,除了在自己和云芝几位最亲近之人面前,对方几乎不愿意与任何人有丝毫的瓜葛。

        在御灵宗,燕婉兮还有一个绰号,被称为"冰山仙子",可不只是因为其各种冰属性神通秘术修炼的出神入化,更多的是指其性格,冰冷无情,生人勿进。

        这当然有好的一面,对方可以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修炼之中,不受外物的干扰,修炼速度自然飞快。

        但同样的,如此冷漠的性格几乎没什么朋友,也很少外出,只一味的闭关苦修,对自身心境的磨练也会远远不足。

        这方面他不是没有提醒过,但正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对于突破元婴期,你有多少把握?」皱了皱眉,墨居仁直接问道。

        「我……」若是以前,燕婉兮定然信心十足,不说百分之百成功,但九成的把握还是有的,毕竟她本身资质不低,又有着那么多的准备。

        然而自从师祖母突破失败,她的信心便有些动摇了。

        对于自身的缺陷,她是有着清晰认知的,况且包括师公在内,诸位长辈们都曾有过提醒。

        心境!

        这是她最大的问题。

        童年的凄惨经历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即便昔日已经知晓了真相,但心结却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当然这只是其一,关键是之后的两百多年中,自己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关苦修,偶尔几次外出,包括上次的边境大战,也都是在两位师姑的撺掇下才成行的,否则只是她自己的话,大概率不会

        参与。

        「看来我的担心没错了。」见得对方如此模样,墨居仁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顿了顿,当即说道,

        「突破元婴的事情便尽量延后吧,反正时间上咱们充足的很,至于接下来怎么做,也不着急,之后我会安排的。」

        「徒孙知道了。」对于师公的命令,燕婉兮是绝对遵从的,况且他老人家不管给出什么吩咐,都定然是为了她好,自然不会违逆。

        她只是有些好奇,师公会有什么安排,难不成是让自己单独出去游历一番?

        处理完燕婉兮的事情,墨居仁也同样看向萧翠儿与林莺儿两女,

        「你们两个丫头也不要觉得自己没有问题,修炼需要刻苦,但心境方面的磨练也同样重要,今后务必要重视。」

        「师父放心,我们会注意的。」有了师母的例子,两女自然深刻的认识到突破元婴的凶险,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作为师父,墨居仁其实是不称职的,对于几个小丫头的教导全部加起来也没有几次,相反,作为师娘的菡云芝才是真正出力最多的人。

        所有的弟子中大概也只有韩立是唯一的例外,毕竟对方从十岁开始便跟着他,感情方面最是深厚。

        但即便如此,在几个小丫头的心目中,他的地位依旧是独一无二的。

        「对了,怎么不见辛如音,她的身体如何?」收起思绪,墨居仁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的问道。

        「商盟大会举办在即,那丫头作为天华商盟的主事人,早在半年前便去往风都城了。至于她的身体,当下倒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他的情况你也清楚,若是不找到根治的办法,迟早有一天会出坚持不住的。」

        「风都城?这一届的商盟大会是在正道盟举办?」墨居仁微微诧异,接着又道,

        「大会什么时候结束?」

        「应该也差不多了,就这几日吧,怎的,夫君找辛丫头有事情?」了情察觉到情况不对,连忙问道。

        「确实有事情,不过倒也不急,等她回来之后再说。」墨居仁仿佛不经意间扫了一眼远处安静品茶的冰凤,却并没有立刻给出解释。

        冰凤思觉明锐,立刻便有所察觉,然而抬起头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心中不禁微微犯起嘀咕,难不成是错觉?

        正如此想着,大厅通往密室的入口处突然响起轻盈的脚步声,下一瞬,便再次看到了自家师尊熟悉的身影。

        玄冥仙子回到了大厅,一时间,所有人尽都下意识的站起身来。

        「前辈,怎么样?」墨居仁强自忍住心中的起伏,一脸关切的问道。

        「已经没事了,不过她毕竟受伤严重,还需要在密室中静养一段时间,不会超过半年便会完全恢复如初的。」玄冥仙子解释了一句,听完之后顿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大恩不言谢,前辈日后若有什么吩咐请尽管开口,只要力所能及,晚辈绝不会推辞。」墨居仁一边说着,一边异常郑重的行了一礼。

        然而听到此话,玄冥仙子却轻哼一声:

        「这话我已经听到过数次了,你小子惯会画饼,本座才不会上你的当。」

        「呃……」墨居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诚心实意的感谢,结果却唤来对方如此的回答,一时间竟被噎在那里。

        在场众人见此一幕,同样也是满脸错愕,唯独冰凤,清冷的眸子里竟本能的闪过一丝笑意,转瞬即逝。

        她不得不承认,见得对方吃瘪,心中竟莫名的有些幸灾乐祸。

        对方可是冰魄那个***名义上的传承者,更做了十多年的小极宫之主,算得上她的"死敌"了。

        只可惜她心中再是愤恨,也不能拿对方怎么样,但是师尊却可以,虽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却也依旧算是在给她出气。

        「咳咳,前辈说笑了。」墨居仁总算回过神来,却也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即刻话锋一转,

        「忙了这么久想来您也累了,不妨暂且安顿下来,恰好晚辈这座洞府修建的还算不错,环境也可以,您也帮着掌掌眼。」

        「随你吧。」玄冥仙子没什么意见,另外她也的确不打算返回天香坠空间,毕竟那里太憋屈了,住在外面更加合适。

        紧接着,众人便一同向着后宅中行去。

        ……

        墨居仁归来的消息自然是瞒不住的,很快便传遍了整个御灵宗,甚至仅仅一天的功夫不到,天罗国其他宗门也尽都知晓了,紧接着便是正道,天道盟,九国盟……

        一时间,原本平静了多年的天南修行界,只因为这一个人的回归而再次

        掀起了波涛。

        有一些自然是欢迎之至,有一些却显然不怎么高兴,尤其是魔道六派中的一些势力,怕是恨不得对方永远不要回归。

        没办法,因为墨居仁的存在,使得各派或多或少都利益受损,心中若是不恨才怪了。

        但即便是在不忿,也没有谁敢表现出来。

        例如此刻的合欢宗,合欢老魔已经在第一时间召来月瑶仙子,让其携带厚礼,代表宗门去御灵宗拜访,同时对菡云芝的事情表示关切。

        不只是合欢宗,鬼灵门,千幻宗和天煞宗也尽都做出了类似的举动。

        六派中魔焰门算是唯一的例外,因着怜飞花与菡云芝深厚的友谊,前者早在数年前出事的第一时间便亲自带队赶了过来。

        甚至即便到现在对方也没有离开,而是暂住在距离御灵宗最近的万灵城中。

        作为天罗国三大商业巨城之一,万灵城的商业极为繁华,而魔焰门在那里也有产业。

        听闻墨居仁归来,怜飞花第一时间便抛下一切赶到洞府拜访,得知菡云芝已经无碍,这才总算松了口气。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门派,血杀宗,菡云芝出事的消息传开后,对方也是在第一时间派人前来看望。

        为首之人乃是近些年来刚刚崛起的"明月仙子葛明月",此女早已成功突破至元婴初期,是血杀宗如今真正的实权人物。

        自昔日坠魔谷之后,鬼灵门实力大减,血杀宗却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速崛起,大肆侵占前者的地盘,眼下的综合实力已经不弱于前者了。

        明眼人都很清楚,仅仅一个血杀宗是不可能做到这些的,背后定然有着其他大派的影子,但具体是谁并不清楚。

        毕竟侵占鬼灵门地盘的可不只是血杀宗,其不过是分到一些

        零头而已,合欢宗,魔焰门,以及天煞宗才是真正咬下了大块的肥肉。

        而这也正是让各方势力都疑惑的地方,血杀宗本就是六派麾下的小喽啰而已,炮灰罢了,凭什么能够拥有分享利益的资格?

        哪怕只是喝了一口汤,也足以让无数人震惊不已。

        免费阅读.

(https://www.mbaoge.cc/55_55692/838064066.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