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 > 秦帝醒来了

天熹三年,北京,皇宫

御医周元华告诉吕皇,经过三年医治,他最近征得吕皇同意之后,给秦帝用了新药,目前秦帝有醒来的迹象。

秦晟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在梦中,有意识,想醒来,却醒不过来。

他这个梦,竟然和之前赵郁檀给他说过的她的梦有极高的相似度,只是赵郁檀隐瞒了一些情节。

他在梦里死了,那会他正领兵打得鲜卑鞑子节节败退,为救赵郁檀受伤,然后死于伤口化脓,用梨梨的话说,这样的伤口算是感染了,他死于伤口感染。

秦晟觉得赵郁檀说他是得了急症去世,不过是试图美化自己而已。

想到梦中,秦家死的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也因为赵郁檀而被谢湛所窃。

只是梦中,他媳妇儿梨梨不如现在聪明,身体也不好,最后还被谢湛和赵郁檀这对渣男贱女气死了。

“我昏睡了多久?”秦晟能感觉自己睡了很久。

侍从回答,“回秦帝,三年了。”

秦帝?秦晟一愣,然后他通过侍者得知了他昏迷后的事。

秦晟:吕皇秦帝?他媳妇登基还将他给拉上了?不过这个不重要。

“谢氏一族和赵氏如何了?”他关心地问道。

没多久,他便从侍者口中得到答案了,谢氏一族和赵氏一族已被薛诩私自下令腰斩于菜市口,另外还有谢湛的孩子,因为赵郁檀是他媳妇亲口赦免的死罪,故而谢湛的两位妾室及其家族才得以幸免。

为此,薛诩还被罚了。

秦晟听到这个消息,心中的郁气都散了。

吕颂梨刚从金銮殿过来,就听到秦晟在问谢氏和赵氏的事。

“你醒了?”门外,一道略显急促的声音响起。

听见媳妇熟悉的声音,秦晟抬眼看去,眼睛就是一亮,“梨梨!”

吕颂梨走过来,坐在床榻边上,上下将他打量了一遍,“可有哪里觉得不适?”

秦晟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此刻身穿明黄色的上褂,妆容端雅,头戴大红色花冠,周遭围镶珠翠珠钗步摇,气质雍容华贵中带着三分威严。

吕颂梨没听他的,让人传来几位御医和太医给他做检查。

众御医和太医检查过,确认了他确实没事了,吕颂梨才放心。

秦晟醒来,最先赶过来看望的是秦母和吕德胜蒋氏,毕竟他们都住在宫里,来得快。

见到儿子醒来,秦母这个做娘的,放心之余,不免喜极而泣。

两位母亲不断地说着,“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不久,秦珩秦晏秦昭等兄嫂都来了,他们前脚刚到,吕致远吕明志两人也携妻来了。便是吕颂芸得知后,也带着夫婿进宫了。

秦珩看过秦晟,见他除了因久睡虚弱点外,没有别的毛病,也就放下心来了。

秦家人并无太多想法,大哥秦珩都没有想法,秦晏秦昭就更没有想法了,他们都是庶出,得以封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便是小六登基为王,六弟妹为后,他们这些做人兄长的,也就是封王。再说了,这几年六弟妹也没有亏待过他们。

至于吕致远和吕明志,吕明志的心思都在七工院的研究上,秦晟这个二姐夫醒了,他只有替姐姐高兴的份。

吕致远倒是有点担心,毕竟他是既得利益者嘛。

如果是妹夫秦晟称帝,他们吕家顶多就封个承恩公。

但万万没想到吕家真能出个女皇,自己还能捞个王爷当当,毕竟自古以来就没有出现过女皇。

虽然在骊山祭天登基时,说的是吕皇秦帝双圣临朝,但是因为妹夫一直昏迷嘛,就是他妹吕皇独断乾坤,这和他妹称帝没什么两样。

反正封王之后,有时他夜里都要笑醒。

现在妹夫醒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倒不是他不希望妹夫醒,只是心中始终有担忧嘛,加上如今朝中的局势有点微妙……

但是对上自己老爹以及吕皇妹妹,他就偃旗息鼓了。他操心啥?有啥可操心的?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

秦晟毕竟刚醒,精神还短,秦吕两家的人看过之后,就相继离开了。

就寝前,吕颂梨对秦晟说道,“等你好一点,和我一起上朝吧?”

秦晟略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

秦晟的龙袍,吕颂梨一直都有尚衣局准备。

吕颂梨穿的是常规的龙袍改成的女款,给秦晟做的是紫金龙袍。

因为不知道他何时醒来,每每尚衣局给她制一件新龙袍,就给他备一件。

所以,现在秦晟要穿就有现成的。

不过即便有吕颂梨的邀请,秦晟只在第一次醒来后在朝堂上露过脸。之后,他就再没去上朝过了,怎么请都不去。

他每天都在做复健,身体稍好之后,他就骑着追风去香山溜达。

追风也老了,跑得不快了,一人一马这样溜达就很不错。

秦晟有时候还会把七岁的女儿秦萱一起带上,他会在吕颂梨忙完朝务后去找她。

总而言之,秦帝醒过来后的日子还是比较清闲的。

这日,孙从义来看望他。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吕颂梨因为政务繁忙,还在忙碌。

秦晟便在天台喝着小酒赏月,顺便等她。

孙从义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一副很是松弛的模样,于是调侃道,“秦帝啊秦帝,你可真悠闲。”

秦晟回过头来瞟了他一眼,给他扔了一壶酒,“喝不喝?”

“秦帝赏酒,必须喝!”

两人一边喝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秦帝,能问个问题么?”

“如果我说不能,你就不问吗?”

孙从义憋了憋,道,“还是很想问。”

“所以啊,那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说着,秦晟仰头喝了一口酒。

“当初怎么会想到造反的?”

秦晟瞥了他一眼,“这个问题你应该深有体会才是。为什么造反?被逼无奈呗。”

孙从义心有戚戚焉,确实,他们孙家军不也如此吗?

当初孙家军濒临灭绝,如果不是平州伸出援手,为了活着,他都想怂恿他爹造反了。

反正前面平州已经打了样,他们孙家军跟上又如何?

“造反后想过有今天吗?”孙从文又问。

闻言,秦晟神情恍惚,“老实说,没想过。”

孙从义点头,谁能想到他们造反真的成功了呢。当时他们只有两个州,大黎据十一州,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这是秦晟的心里话。当时虽然在媳妇和大哥的决定下,他们举事了,他当时也只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去达成媳妇和大哥的所愿而已。

“其实,造反能成功并不让人意外,对吗?你们吕皇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辽东商会是她一手创办的。”靠着辽东商会,拉来了多少商队。

孙从义点头,确实,平州的根基自此而起。

“薛诩、郭翀还有董济川之流都是你们吕皇招来的。”

孙从义再次点头,是的,这些谋士都是吕皇招揽过来的。

“还有最重要的是粮草,都是你们吕皇提供的。”

孙从义深以为然,粮草多重要啊。有秦家在,一旦有了充足的粮草,兵马很容易就拉起来了。

“你说,我们当时要人有人,要兵有兵。”

孙从义一听就懂了,是的啊,吕皇给你们凑齐了造反的资本了啊。

“当时大黎皇帝还要问罪我岳父,我们能答应吗?”

“肯定不能授首啊。”

这时,秦晟喝完最后一口酒,将酒壶往边上一扔,说道,“所以啊,你们吕皇弄了这么大一个摊子,我们不造反成功,很难收场的。”为了护着这摊子,所以他们秦家只能打仗打仗再打仗了。

孙从义:所以,这仗打着打着,就将大黎的江山给打下来了?

“秦帝,最后一个问题,对于目前朝堂上的局势,你有什么想法?”孙从义问完这句,忍不住屏住呼吸。

秦晟自然知道孙从义问的是什么,但他沉默半晌道,“我相信你们吕皇。”

不远处,吕颂梨正静静地听着,周遭的侍女跪了一地,“走吧。”

临走前,李杰英扫了所有宫女太监一眼,让他们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https://www.mbaoge.cc/56376_56376675/45415299.html)


1秒记住笔趣阁网:www.mbaoge.cc。手机版阅读网址:m.mbaoge.cc